七九刀鱼八九河豚

作者:曹纪平     点击:1188    发布时间:2021-05-19

      春寒料峭的清晨,江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般。家住三茅街道兴阳村北8组的成根林夫妇,摇着扁舟,在晨曦的微光中开始了的放钩钓鱼生活。

      成根林负责放钩、起钩,他的妻子成桂兰负责掌舵、摇橹,小船在江中悠悠徐行。成根林熟练地展线放钩,一根绳上每隔3米毛挂一把钩,每把钩线长50厘米,钩的大小与普通钓钩差不多,800米长的绳子上挂着300把钩,构成一组。成根林一次放钩3-4组,每组都首尾相连,起点用石块固定抛入江中,然后把几千米长的线钩呈“回”字形放入江中。

      河豚是暖温带及热带海底鱼类,它栖息在海洋里,有少数种类进入长江淡水中产卵,暗红东方豚就是常见的一种。初春,河豚从近海进入长江口,溯游而上,到五、六月份在江河中产卵,一条河豚怀卵量有4-5 万粒。

      成根林的爷爷、父亲捕了一辈子鱼,用成根林的话讲,他自出娘胎就与河豚结上了缘,吃住在船上,与河豚为伍。他总结出在扬中岛附近钓捕河豚的时机,“七九刀鱼八九河豚”,即过了七九就可以用鱼网打到刀鱼,八九过后到清明这段时期,成群的河豚游经扬中岛溯流而上,这是钓河豚的时机,早于八九迟于清明是钓不到河豚的。

      “要把钩子放到急流之中才能钓到河豚。”成根林向我传授钓河豚之道。

      在钓河豚的生涯中,成根林还摸索出起钩的时间规律。起钩太早了,空钩多,钓不到河豚,或者收获微乎其微;起钩太迟了,河豚上钩后,连食带钩吃得太深,就会死掉,捕上来也没有太大的价值。经过无数次摸索,成根林总结出“放钩两小时后起钩”的钓河豚经验。

      河豚食性很杂,生存能力强,喜食鱼、虾、贝壳,也吃一些植物的叶片、丝状藻类,以及昆虫的幼虫。成根林钓河豚的饵食主要是虾和河蚌裔,一只大虾可以剪成四段,成根林夫妇每天得给上千把钩子装食。

      看到活蹦乱跳的战利品,成根林夫妇心里充满了喜悦。长江每天早晚两次涨潮落潮,除了放钩、起钩、撒网,成根林白天的时间就是在晒网、理绳、整钩、装食中度过的。“我多一次钓到100多条河豚呢,平生钓到的一条鱼是198斤的青鱼。”80岁高龄的成老回想往事,自豪地对我说道。

      “除了钓河豚,还钓鮰鱼,钓青鱼,用鱼网捕鱼,鱼多时我们整天整夜在江里放钩、撒网。”77岁的成桂兰老人回首往事,感慨不已。

      “钓上来的河豚出水时唧唧地叫个不停,肚子鼓得圆圆的。”河豚每每遇到危险时肚皮上的小刺就会怒张,根根竖起,这是河豚自我保护之术。

      河豚背部花斑醒目,灰褐色中间杂着黄点,侧面黄黄的,肚子发白,尾鳍也有黄斑。“河豚的鳍与其它品种鱼不一样。”说起河豚的憨态,饱经风霜的成老脸上露出了灿灿的笑容。河豚的背鳍位置与臀鳍相对,它没有腹鳍。侧鳍犹如两把小扇子,穿行时紧贴在身体上,悠然时张开轻摇。可爱的要数尾鳍了,平截如蹼,被钓起入仓后,尾鳍簁簁,还想从船仓中逃之夭夭呢。

      河豚嘴圆且短小,眼小,鳃孔小,牙齿很发达,牙齿和颌骨都很坚硬。“我钓到的河豚大多数只有斤把重,的也有超过2斤重的。”成老神采飞扬起来。“我每次钓回河豚,就摊放在江边芦苇上,等人来买。一般情况下,人们不去菜市场买河豚,喜欢骑车到江边来拣选。那时的河豚不值钱,六、七十年代,也就2毛钱一斤吧。因为大家都很穷,再好的东西也卖不出好价钱,一篮子河豚一捆柴就可以换走了。”成老沉思在陈年往事之中,“不管值钱不值钱,每天总得要去放钩钓鱼的。”是啊,渔民的生活虽十分艰辛,但总得继续!

       “我爱人也曾把河豚拿到街上去卖过,可是没人买,一上午也卖不出一条。”问其原因,成老感叹道:“河豚有毒。”大多数人不会杀河豚,不敢烧河豚,更不敢吃河豚,对河豚望而生畏。“如果到傍晚河豚还没有卖出去,就用芦苇一卷,丢入江中,死河豚很臭。”

      河豚富含高蛋白,营养丰富,还有降血压,腰腿酸软,恢复体力的功效。“我钓了一辈子河豚,可是每年也只能吃上一两回,主要是没有时间杀河豚烧河豚。野生河豚虽然毒性很大,但是,只要把籽、眼,血处理好,洗净,煮透,还是食之无忧的,河豚味美,鲜嫩可口。烧河豚时香飘三圩呢,与河豚一起烧的秧草、竹笋尤其好吃。”

       “到七十年代末,钓到的河豚就越来越少了。八十年代,每天能钓到3、5条就算运气不错了。九十年代以来,我就再也没有钓到一条河豚了。”成老有些忧郁,“这辈子再也钓不到野生河豚了。”

      “已经整整三十年钓不到河豚了。”成老细细计算,确信长江野生河豚绝迹已经三十年了。“我把捕鱼、钓鱼的技艺传给了我的儿子,他一生中一条河豚也没有钓到。”47岁的成纪明证实了他父亲的说法。

      对河豚习性了如指掌的成根林,道明了河豚不再成群结队洄游长江的原委:随着江中船舶增多,长江污染加重,喜好洁净的河豚一遇到污水就会死去。慢慢地,它们改变了习性,再也不到长江淡水中产籽了。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