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咸菜

作者:     点击:596    发布时间:2019-08-20

      走进妈妈的院子,就看到大大小小的竹匾里晾晒着五彩的萝卜条,还有西兰花的茎。我一看就知道妈妈又在为我们腌制过冬的咸菜了。
      妈妈今年83 岁了,但精神矍铄,所以到晚她总是闲不住。
      妈妈会手工腌制各种咸菜,一年四季花样多变。
      春天,正是秧草、莴苣大量上市的时节。当秧草开花时,妈妈会买回好多刚开花的新鲜秧草,放到太阳底下晒到半干,然后切碎,放适量的盐拌匀,装入陶罐中压得结结实实,盖上盖子用塑料布密封。一直到深秋,妈妈才打开陶罐,拿出腌好的碎秧草。先在油锅里将生姜、辣椒炒香,再将黄豆、百页与秧草同煮,有时妈妈也会加进些小虾米。妈妈炒制的秧草小菜,鲜味独特,是我们全家佐粥之。买回的莴苣妈妈是先去皮、洗净、切条,然后用盐腌制一下,再晒干,到吃的时候用凉开水泡开,放入白糖、醋、香油等佐料一拌,立刻就成了美味的搭粥菜了。
      夏天,蔬菜品种多,妈妈也会腌制多种咸菜,让我们兄妹几个换换口味,有黄瓜、豇豆、茄子、菜瓜,还有咸鸭蛋等。我喜欢吃妈妈腌制的脆黄瓜条了。妈妈买回嫩嫩的小黄瓜,一剖两开,加盐先腌几个小时,再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到半干,然后再放入酱缸。酱缸里妈妈会事先放入辣椒、花椒、糖等调料,腌制几天后,吃起来脆生生的,咸、甜、辣俱全,好吃极了。
      秋天,是雪里蕻丰收的季节,妈妈将雪里蕻买回洗净,晾在竹杆上晒三、四成干,放入缸里,一层雪里蕻加一层盐,赤脚在缸里用力踩,踩完后上面放些稻草,再用一块石头压住。一、两个月后,雪里蕻绿绿的、嫩嫩的,既能加辣椒用油炒炒就着稀饭吃,又能加蚕豆瓣、豆腐、鸡蛋做汤吃,那汤鲜香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
      冬天,妈妈通常会腌好多萝卜干和青菜。萝卜干有红的、白的、黄的,一直可以吃到来年夏天。腌制的青菜到春天没吃完的,妈妈会拿出来煮了晒干,做成梅干菜。小时候,梅干菜烧肉是我们兄妹几个热切的期盼。放学回来走进弄堂口,浓郁的菜香味就扑鼻而来,令人垂涎,伴随着美味我们三步并作两步飞也似地跑进家门,大块朵颐,一饱口福。
      小时候,我们住在友谊弄的房管所公房里,没有一寸土地可以种葱种菜,爸妈工资低,再加上计划经济时代,城镇户口买菜也得按人口供应,我们兄妹四个都在长身体,胃口极好,计划供应的菜根本不够吃。妈妈就这样变着法子腌制咸菜,以弥补蔬菜的匮乏。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琳琅满目的美食扑面而来,传统的咸菜制品也焕然一新,从灶间的小饭桌搬进了五星级酒店的大餐桌,由小菜升格为佳肴供贵宾享用,但却怎么也吃不出“妈妈牌”咸菜的味道。妈妈的咸菜在别人眼里未必完美,可我们兄妹四人一直都很钟情,以至于妈妈都年逾八十了,仍然乐此不疲,年年季季还是腌制各种咸菜,只是盛咸菜的容器已升级为透明的密封性能好的玻璃瓶罐。每样菜妈妈都要准备四份,确保四个儿女家家有份。为了让远在武汉的哥哥一家能及时吃上各季咸菜,妈妈总是适时地请长途汽车司机捎去。捎去的岂仅是咸菜?不!还有母亲对儿子浓浓的情意。
      一瓶瓶、一罐罐的咸菜,不仅是我家传统美食文化的传承,也是妈妈勤俭持家美德的延续,更是浓浓亲情切入肌肤的浸润。妈妈的咸菜,是美的食物,是妈妈特有的爱!(周树新)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