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土饼

作者:     点击:711    发布时间:2019-07-12
      每到夏天,我便会想起当年在家乡所吃的两款土饼,我觉得,那是家乡夏天的美味。

      在农村,勤劳的主妇都会充分利用家前屋后的每一寸土地,种上各种应时果蔬,补充粮食的不足,我妈妈也是。南瓜是农家的杂粮,耐储存,成熟的南瓜可以吃到腊月,作为腊八粥的一味配料。如谁家腊八粥里没有南瓜,就会被取笑“不会过日子”。
      但成熟的南瓜纤维太粗,不大会博得孩子的喜欢。所以妈妈在盛夏南瓜生长的旺季,就会采摘一些嫩南瓜,洗净后用刨刀刨成瓜丝,撒一些盐杀杀水,去除南瓜的青涩味;然后拌入面粉,撒上韭菜花,调成面糊;接着用勺子把面糊浇入油锅中,形成手掌大小的面饼,煎至两面金黄。每当这时,油香、面皮的焦香,再加韭菜香扑鼻而来,令人口舌生津。咬下一口,面皮的焦脆,瓜丝的鲜嫩,形成丰富的口感,味蕾被大大激发,让人欲罢不能。夕阳西下时,我们一家人坐在自家晒场上,沐浴在霞辉中,一边吹着晚风,一边吃着瓜丝饼和炒米茶,其情也悠悠,其乐也融融。也许这情景并不具有多少诗情画意,但这却是我深、温情的记忆!
      长大后,我也曾试验过煎饼子,但离开平底锅,煎啥都是一团糟,也不知道妈妈在那种火候极难掌控的农村大灶上是怎样煎出两面金黄而又脆香的瓜丝饼的。
酵饼
      “ 酵”这个字在普通话里读“jiào”,而在我老家的方言里却读“gào”。
      其实,这种饼是不是写作“酵饼”,我也不太确定,我只是根据这种烧饼是面粉里加“酵头”而给它起的这个名。方言里称这种饼叫“假溜烧饼”,小时候完全不懂为啥叫这奇怪的名字,里面又没添加“假溜”(知了)。
      酵饼的制作是这样的:取适量面粉,用温水将“酵头”化开,然后调入面粉里,加水将面粉调成面糊状,然后盖上盖子进行发酵。夏天气温高,有2 个小时就够了,打开盖子,如果看到面糊表面发光,内部充满气泡,就说明面已经发酵好了。扯几块面拍上面粉,放太阳下暴晒,晒干后就成了下一次用的“酵头”,时间久了,就成了“老酵头”,是农村主妇做面食的宝贝。下一步就是将发酵好的面倒入已浇了油的大锅里,用小火慢慢烤制,将饼烤至两面金黄即可。由于农村大灶的特点,成品好似肥胖版的铁饼,我也曾拿它当武器和哥哥对战。讲究的人家会在调面糊时加点糖,煎烤时淋上香油,这样烤好的饼又香又甜,硬而脆的壳,松软多孔的馕,披萨也赶不上它的味道。
      在夏天,大人们农忙回来,洗澡完毕,端一方宽凳,坐在家门前,一手把摇蒲扇,驱蚊纳凉,一手捏一块饼,就着炒米茶津津有味地吃,既解饥又解渴。孩子喜欢的就是早早吃过晚饭,在父母吃饭时,抢过父母手中的扇子,给父母打一会扇,再和同龄的孩子绕着宽凳追逐打闹一番。虽已夜幕降临,树上的知了仍在无休止的“知了,知了”地鸣叫着。我想,这大概就是这种饼叫“‘假溜’烧饼”的原因吧。
      自离开家乡,这两款美味的土饼就再也没有吃过,但它们时时浮现在我的脑中,让我时时想到母亲,时时想到家乡。(施吉峰)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