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 河豚飘香

作者:     点击:702    发布时间:2016-01-28

    这是我第二次来扬中见河豚。为什么不说“ 吃”而谓之“见”,这里有一个北方人对河豚这种生灵的敬畏。第一次来,还是二十年前,1995 年5 月,我跟随丛维熙、冯亦代、黄宗英、雷加等一拨老作家组成的代表团到镇江采风。团长丛维熙带着我和女作家陈染到扬中文联范主席家做客,范主席特地请厨师到家里做出一道大菜——红烧河豚来款待我们。那是我第一次见河豚。其实并未让见,河豚长的什么样根本不知道,端上来就已经是一坨肉。那时年轻,懵懵懂懂,虽听范主席介绍河豚之毒性与珍贵,并吟苏东坡的诗以佐证,但仍不知河豚之毒到底怎么一回事,稀里糊涂跟着吃,吃完也没太深印象。

    如若不是后来丛维熙写了“拼死吃河豚”文章,我真就把这事儿忘了。经丛维熙老师这么一写,他率领两个女作家拼死吃河豚一事,就在江湖上传开了。熟

人见面就调侃我们胆大,为了吃连命都不要了。其实吃的时候,并未觉得怕。真正的怕,是在看了丛维熙老师的文章后。所以说,河豚有毒,却毒不过文字。修

辞是有力量的,文学是有力量的。如若没有苏东坡的名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千古流传,没有他的“值那一死”一句话,吃河豚怎么能变成一种“为馋而死”的文化?

    二十年后,机缘巧合,又来扬中,又见河豚,又见范继平。一见面,就认出前来接站的范继平,他如今是扬中市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年轻时英俊的面目轮廓一点没变。他心细,随身带来了二十年前的照片,一看,上面的冯亦代、雷加、章仲锷等前辈已作古。留下的,也都已年过半百。我们唏嘘,不由生出“河豚健在吾却衰”的感慨。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