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河豚的若干话题

作者:     点击:656    发布时间:2016-01-26
    每到初春,长江下游一带,关于河豚的漫长讨论就开启了前奏,有些话题也许年年相似、老生常谈,但它值得人们不知疲倦地反复讨论,并以这些语言铺垫成长长的红地毯来迎接终的河豚盛宴。
    毫无疑问,“拚死”二字首当其冲,冒险主义色彩的死亡阴影谁也躲不过,飘荡头顶如绚丽的云朵。而且话题进行到这里,人们很容易就会自动决裂、形成两大派别,一派认为,食色性也,因美食而赴死,可谓死得其所,甚至可以说是含笑而死,简直可以名垂食客之青史;另一派则走冷静的理性路线,毕竟生命宝贵至高无上,就算面临大节大义之选也要以身家性命为第一要务,更何况一小小河豚者乎?
    随后而来的话题,一般是动箸之后、鱼入口中之时进行的:关于野生捕捞和人工养殖之争论。当然这并谈不上争,而是论。当然众人的意见是一致的:野生的更鲜美、早年的更鲜美,现在呀,啧啧啧,大部分都是人工的,实在大不如前了……这时候,此起彼伏的就是各种“想当年”,这就跟初恋一样,似乎每个人的印象里都有这么一场不可替代的、的鲜美约会。“唉呀,记得那次就两条小河豚,煮了一大锅汤,放进去足足一大脸盘的叶子菜,就光捞着那个菜叶子吃,就鲜得掉眉毛……”众人说得兴起,纷纷抢占制高点,都认为自己当年吃的那一条是为正宗的、真正野生的、天下第一鲜美的。
    话题再往下进行就更加细腻、更加精致了,这也是区分真伪食客们的小小要素,比如:什么季节吃?到什么地方吃正宗?到这一阶段,往往就讲得专业了、充满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比如关于河豚的生活习性以及它喜欢赌气鼓肚皮的坏脾气、其毒素的形成等等。这个时候,扬中人的嗓门往往是为洪亮的:扬中的河豚天下第一。
    到这时候,真正关于“吃”这个动作的话题才刚刚开始呢,随便起个头都能大大缠绕一番——假如厨师今天端上来的是浓油挂壁的红烧河豚,那必定会有人得陇望蜀地提起汤汁赛乳的白汁,有人讲到日本式的刺生料理法,还有人讲到海派范儿的铁板炙烤法;假如今儿河豚的配菜是绿油油的秧草,必定又会有人咂咂嘴提起脆生生的笋尖;又假如有人认为河豚吃的部位是微油煎炒过的肝儿,马上有人反驳说是鱼皮才为淳厚的集大成者啊……
    诸如此类等等的吧,人们对于河豚的理解、诠释、追求简直可以说是一桩没有尽头的壮丽事业。想想也对,吃河豚嘛,这么好的事儿,可不就是要这样的当真、这样的兴致勃勃、这样的穷追不舍,才能吃出真正的好滋味吧。
                                       (作者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