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忆

作者:     点击:501    发布时间:2016-01-26
 前些日子,老家自然埭复垦,我家及几户邻里的近五亩竹园被尽数砍伐,触景生情,内心起伏,勾起了对竹的回忆。
    隆冬时节,大人们趁着农闲,清扫竹园,铺上稻草,然后覆上厚厚的一层土,算是“蒙竹窠”,实为施肥,为来年多出笋、出好笋打基础。遇有大雪纷飞时,北风呼啸,竹子摇其杆、抖其枝,弹去积雪,仍傲然挺立。在这寒冷、枯萎的季节,它劲节凌云,它浑身披绿,它生机勃勃,让你敬仰,叫你赞叹。
    春天来了,人们联想到的是杨柳吐绿、小草发嫩,其实,早拥抱春天的要算力道强劲的竹笋了,因为它在冬天就跃跃欲试,蓄势待发。神奇啊,你早晨看竹园一处平整无痕,到晚上此处便微微凸出,第二天清晨,嫩笋就向你微笑了,然后一个样,天天向上。暗绿的竹衣油光光的,伴随着笋变大变脆,成了竹壳并掉落,人们将其收纳,待到端午节裹粽子时作扎绳,留着纺纱时作芯锭。褪掉竹壳的笋俨然成了竹,她中空外直,节节联结,枝叶茂盛,随风摇曳,成了园中光彩夺目的新生力量。
夏秋季节,竹园内通风、清凉,成了老少皆宜的避暑乐园。小孩们会选择间距恰当、竹竿坚实的两根竹子,用以翻跟头、荡千秋;男人们会在中午摆上一张长凳或竹床打赤膊睡午觉;妇女们会捻捻麻、纺纺纱、捺捺鞋底。上工时,社员们会在竹园中学学《毛选》、打打草绳、拌拌化肥土、开会议事等等。此时,如果我是画家,会画一幅《竹园欢》,如果我是音乐人,会作一首《竹园乐》。
我家有一块淡竹和一块燕竹,每年会间伐燕竹出售,补充家用,于是燕竹又有了“哑巴儿子”的俗称。而淡竹也称篾竹,用处可就大了,农家人会请篾匠打织晒垫、篓子、筛子、筲箕、簸箕等,我父亲也会编草篮子、菜篮子、秧篮子。在生产、生活中使用篮子等“篾器家伙”,感觉别有一番乡土韵味。竹子既具再生性,取之不尽;又具实用性,笋能吃,竹能用,体现绿色消费和原生态文明。
扬中人引为骄傲的芦、柳、竹渐渐被忽略,我们倘若能留意一下家乡“三宝”,尤其是竹,如能辟出一方土地,营造一片竹海,蕴藏一份温馨,烙上一枚扬中印记,可谓幸甚!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