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的红色往事

作者:范选华     点击:1062    发布时间:2021-10-22

      外公留给我的记忆,是身材魁梧的他披着一件棉大衣,在一个霭霭薄雾的冬晨,走在我家东边那条凹凸不平的田间大道上,不一会他外甥骑着“大幸福”(幸福牌摩托车,专门送人的)载上他往东新港方向绝尘而去。第二天下午,在兴隆中学念高二的我,看到窗外满眼悲伤的表哥和姐姐,他们是来接我回去为外公“铺路”的。赶往合兴(原来永胜乡所辖的一个村,外公从小就在那长大)的路上,我才知道外公在永安洲外甥女家吃喜酒那天晚上突发心梗走了。外公追悼会那天来了许多人,县里和乡里也有人来,还送了花圈。与外公并肩战斗过的老同志大多先他而去了,他们的子女也来向老人告别。舅舅在悼词里说,外公一生能得到组织的肯定,他心安了!

      小时候,因为离外公家很近,因为喜欢听外公“嘚老经”,我很多时间吃住在外公家。那段时光,我知道了外公是个老革命,曾经参加过几次有名的抗敌斗争。长大后,我从学校图书馆里读到《江洲烽火》,从中将外公嘚的“老经”与历史记载相对照,基本上能找到外公跟我说起过的斗争往事。工作十年后调到市委办,因为联系档案局、史志办,利用工作之便,从《扬中革命斗争史》等史料中进一步查找梳理,终比较完整地找到外公跟我嘚的全部“老经”,始知外公作为民兵曾经参加过大家耳熟能详的“夜袭龙梢港”和“双桥(唐家桥、公济桥)战斗”,也明白了外公那么多年郁郁寡欢的原因所在。

      外公黄锦清,抗战时期任二区雷观乡民兵大队长,时任二区区长的为朱尊华。

      生前,外公为津津乐道的是他们民兵夜袭龙梢港的壮举。1945年2月21日,二区区长朱尊华得到情报,泰兴龙梢港据点的伪军头目进城拜寿,被争取对象已做好内应准备,在朱尊华的妥善安排下,外公和二区福德、如意乡民兵大队长石广林、刘国春率领武装民兵20多人,夜渡长江,奇袭龙梢港据点。经过激战,俘获伪军50余人,缴获步枪52支、冲锋枪1支、掷弹筒2个、子弹千余发,参战民兵无一人伤亡。

      外公带领的民兵还有许多传奇之作。1945年5月3日,得知一群伪军运输军用物资要从玉皇庙(现永胜街)经过,外公带几个民兵在此间设伏。因为得到消息比较晚,来不及向区里汇报,手里也没有足够的枪支,外公他们就用树棍子当枪,弄了一串小鞭,找来一个“洋锡箱子”(铁皮桶),把小鞭放进“洋锡箱子”里。一队伪军押着民工推着几辆独轮车走进了外公他们设伏地点,外公点着小鞭,劈里叭拉的鞭炮声夹杂着民兵们阵阵喊杀声此起彼伏,惊慌失措的伪军以为新四军大部队来了,丢下4车军需品仓皇逃窜。

      外公为得意的是,他们民兵缴获了日军当时性能优良的九六式机枪。那是1945年6月28日,苏中五分区特务一团和扬中县警卫营在八桥思议港与70多名日军遭遇,军分区政委金柯、参谋长刘德胜、特务一团参谋长胡俊杰和扬中县长施光前指挥部队,在公济桥、唐家桥与日军激战,从清晨一直打到傍晚。战斗结束后,有群众报告,在唐家桥附近一条河里,飘满了油花,朱锦辉(家住外公隔壁埭,永胜乡合兴村7组人)、范选贵(家住永胜乡德胜村4组,与我家一个埭)和外公等人猜测,河里可能有日本人扔下的武器,于是朱锦辉、范选贵和外公等4人下河搜寻,果然摸出一挺九六式机枪,这机枪在当时日军装备中属先进武器。民兵们摸了又摸、擦了又擦,用绸子包着送到县,县为此奖励了他们每人一件小纺衣服。

      参加革命,就意味着要流血牺牲,外公也不例外。听外婆说,外公曾被伪军抓进老郎街据点,经受了严刑拷打,但未透露半点党的秘密。后经多方营救,外公家用几十石米才“保释”出奄奄一息的外公。新四军北撤后,外公等未随军北撤的“红面孔”们转为地下斗争,长期不着家。外婆辛苦拉扯着六个孩子,日子十分窘迫。屋漏偏逢连夜雨,国民党反动派这时又上门“敲竹杠”,交不起钱就将小脚伶仃的外婆押到区公所毒打了一顿。屡经折磨的外婆和曾外祖父再也不让外公继续他的革命生涯,无奈之下,外公放下枪杆子,从此耕种在乡间田野,与家人相守,与日月为伴。

      扬中解放后,跟大军北撤的朱锦辉、范选贵等人回到扬中,先后安排了工作,而与他们并肩战斗过的外公仍在合兴村竹壳厂(生产水瓶竹壳)做篾匠。这期间,老人从不跟别人提起自己当年的战斗经历,乡村干部也都不知道外公的那些红色往事。直到八十年代初,施光前老县长回扬中,问起外公的下落,组织上才落实了外公的待遇,每年给予几十元的生活补助。拿到笔补助,外公泣不成声。

      革命情怀大于天。记得我们埭上范选贵去世时,外公特地换了一身新衣服去参加告别仪式,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满含热泪盯住县委、乡党委送的花圈,那时的他或许在想,自己百年之后组织会给他同样的“待遇”吗?外公进入古稀之年后,舅舅也曾去三茅找组织,为外公落实有关“待遇”。每每如此,外公就很不开心,责怪舅舅“瞎折腾”,他不希望年老了还给组织添麻烦。

     “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外公去世已经三十多年,那些经历过江洲烽火的老人们都已先后逝去,他们留给我们的除了那绵绵无尽的思念,更多的是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和大海般的胸怀境界,这将永远激励我们这些后人沿着先辈们趟出的血路,不忘初心使命,牢记厚重嘱托,为扬中更加美好的明天奋斗!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