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来了

作者:印永平     点击:643    发布时间:2021-04-12

      民间认为,天下旱涝,庄稼丰歉,人间福祸,全凭龙的旨意。这只不过是神话和传说,而我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龙的美好与神奇,年年盼龙来。龙给我家和村民带来了吉祥,许多事情,说不清是巧合,还是龙的使然。
      这还是我小时候的事。解放前一年的年三十,夜里两个匪兵闯进我家,要抓我父亲,说他是“共党”。好在我父亲没回家,躲在外地过年。他们没找到我爸,用枪拐子把地板冲得“咚咚”响,凶神恶煞地吼叫着离开了。
      我们胆战心惊的盼着天亮,盼着新年早点到来,盼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早日结束……
      我们这里有个风俗,大年初一早上须男子开门,说是“开财门”。
      父亲不在家,我是家里的长子,开财门的“重任”,自然落到我身上。记得那年我才7岁。
      天还没亮,我被爆竹声惊醒,急忙起床洗脸,敬过菩萨,准备开门。可这“财门”不是随便可以开的,妈妈关照我,须是龙灯或“财人”(乞讨的男子)来了才好开。村里人说“开门见龙灯,一年有好运;开门见财人,元宝滚进门;开门遇见‘歪歪精’(扬中方言,用布做的大河蚌,人背着舞),一年晦气除不清。”我扒着窗口往外看,等待龙灯或“财人”来。
      一会儿,锣鼓声由远而近,赶跑了我先前的恐惧,既激动又紧张,盼着来的是龙灯。我仿佛看见人们举着龙灯走来,龙头高昂,左右转动,红红的龙胡子甩来甩去……
      我瞪大眼睛从窗户里往外看——近了,近了,真是龙灯!我兴奋得大喊:“龙来了!”赶紧拨亮油灯,立即去开门。
      龙在我家门口舞了几下,就进了门。我急忙拿馒头、水糕给舞龙人。母亲说:“今年我家开门见龙,要时来运转了。”
      果然,那年春天,解放军渡过长江,解放了扬中。不久,我父亲也回来了,人民还让他当上了武进小河中心小学的校长。母亲高兴地说:“今年的龙是强龙,它一来,反动派就垮了。今后,我们可以过上太平的日子了。”
      又是一年,我家也是开门见龙。那年,村里成立了互助组。我家5亩地,父亲在学校教书,我们兄弟几个都小,只有母亲一人干活,全靠互助组帮工。秋收,我家的稻子囤到屋梁高。母亲看到互助组帮我家获得丰收,开心地说:“今年的龙是苍龙,它来了,我家田里的稻子就盛出来了。”
      让人忘不了的是1958年,村里家家开门见龙。那年,西来桥成立了“幸福人民公社”,实行吃饭不要钱,大家“放开肚皮吃饱饭”母亲笑着说:“今年的龙是福龙,它来了,过日子不要想心思。(扬中方言,意思是,过日子不用愁)”
      打那以后,不知什么原因,我们村过年总不见龙灯来。老人们硬是把龙灯和龙联系在一起,说:“没龙灯来,肯定是龙受伤了,出不来——唉,要过苦日子啰!”
     老人的话竟然得到了印证,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人;“文革”动乱整死人;种双季稻累死人。
      “等待一朝头角就,撼摇霹雳震山河。”(完颜亮《咏龙诗》)终于,龙养好伤出来了!庆祝粉碎“四人帮”那天,老百姓欢天喜地,敲锣打鼓舞龙灯。从此,我们这里又见到龙灯了。
      也许是西来桥境内龙灯少,过年不见龙到我们队里来。有人提议,人家不来,我们自己扎龙舞。1982年,每家每户自愿出5尺布票、2元钱,做成一条漂亮的黄龙。
      为了使龙有灵气,大家还给龙“开光”,请了“六只眼睛”(猪头、公鸡、鲤鱼)敬龙。
      要说我们队里的龙还真有灵气。
      曙光大队(今东来村)两个妇女不孕,请我们队里的龙盘床,当年就怀上;
       我们队里的几个孩子求龙须扣在书包上,高考都榜上有名;
       更神奇的是,舞龙让我母亲延年益寿。母亲有血吸虫病,治过几次都未除根,引起肝腹水,肝硬化,骨瘦如柴。有人说,你妈这样子过不了半年,公社让我送她去县血防站免费。
      出院那天,我家很热闹,龙灯也来了。大伙让我母亲坐在场中间,龙灯绕着她舞了三圈,然后,哨子一吹,大家异口同声喊:“祝/老奶奶,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嗨!还真灵验。原以为她病到晚期,康复无望,可至今活得好好的,而且身体硬朗,脸色红润,今年一百零二岁啦!2020年8月,市防疫站来给我妈体检,做了B超,心、肝、脾、胆、胰腺样样正常,血液化验汗功能、肾功能、血常规样样数据不超标,体检医生说,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寿长着呢!
      肯定你要说我在宣扬迷信,可我是实话实说,这些事在我们村家喻户晓。
      龙灯年年舞,生活步步高。我们组从有龙以来,村民收入逐年增加,生活蒸蒸日上。有的人家酒楼越办越大,资产上亿;有的人家在西安从卖灯具到搞旅游,年收入过千万;有的人家办厂年年利润达百万······现在,家家住楼房,有轿车。村民小组40来户人家,有30几户还分别在三茅、常州、无锡、镇江、南京、西安等城里买了房。解放时“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出门汽车”的梦想,如今成为现实。母亲逢人便拍手说:“现在的日子好过咧(lia扬中方言)!”在家对我说:“我们队里有了龙,要什吶(扬中方言,什么)有什吶。这龙是神龙!”。(2019年我们队里的龙灯旧了,送给扬中博物馆,又买了一条新龙。) 
      我不禁一颤:是啊,所有的变化,竟与“龙来了”连在一起,而且是那么的巧合。难怪我母亲和村民们,把党领导我们取得的一切,看成是龙给的。在老百姓心中,龙驱邪恶、施恩泽、送吉祥、造福祉,就象征我们的党。愿年年见龙舞,代代传龙神!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