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菜园子

作者:     点击:732    发布时间:2020-06-11

      大疫来后,大家多宅在家中。微信群里、朋友圈内每天看到的除了疫情之严重、防疫之辛苦、抗疫之坚决,有温情的就是晒各种居家美食。同事季先生说,现在家里天天大蒜炒鸡蛋,是乐源乡下带来的。羡慕他的口福,更羡慕他的德报,父母虽年事已高,但身体硬朗,忙得一园子好菜。羡慕之余,不由得忆起过世多年的父母,想起老家的菜园子来。
  老家住场很大,足有亩把,后有竹园,前有水泥场,水泥场的东边是厢屋,西边就是菜园子。父母除了种责任田和进厂挣钱贴补家用,其余时间都放在忙菜园子上,为的是让孩子们能吃到新鲜而又放心的蔬菜瓜果。
  春寒料峭,母亲拿出盛着黑的白的各类菜籽的瓶瓶罐罐,与父亲开始一年的“菜园子工程”。垄地,打黄瓜棚子、豇豆棚子,搅丝瓜绳子,大多由父亲承包,我和姐姐学习之余、下班之后也帮助打打下手把子。每当竹子为椽、芦材为檩的三角形黄瓜棚子、豇豆棚子搭成之时,我们都能看到父亲那难得一现的笑容。母亲在菜园子边上松一小块土,将各色菜籽瓜子埋进去,不几天,豆瓣一样的嫩叶破土而出。这些瓜秧豆秧移栽长成之日,就是菜园子生机盎然之时。父母的辛劳,慢慢将菜园子勾勒出一张层次分明的图画,别有一番景致。这画中,黄瓜豇豆的茎蔓卯足劲地往上窜,那黄的粉的紫的花竞相开了给母亲看,母亲的嘴角挂着一轮微笑的弯月。月亮下的菜园子,一片安谧,静静地听,除了一些虫瘿的呢喃,还有蔬果成长的天籁。
  夏日来临,菜园子有了新的风韵。豇豆棚子上缀满了素颜的紫花,长满粉刺的黄瓜顶着明丽的黄花,绿油油的青椒叶子里隐藏着纯洁的白花……色彩斑斓的菜园子里除了忙碌的父母,就是上下翻飞的蝴蝶和嗡嗡作响的蜜蜂了,它们把父母的菜园子当作舞台,舞得我们眼花缭乱,舞得父母笑逐颜开。
  菜园子收获的日子满溢着辛苦换来的幸福。在瓜果们鲜活的青春期,每天都有花赏,每天都有果摘,每天都有菜采。于是,舌尖上的美味成就了乡愁里的记忆。每一个扬中长大的孩子,都不会忘记夏日傍晚那碗炒米茶旁的豇豆茄子,都不会忘记冷饭里紫莹莹的苋菜汤,都不会忘记母亲做的丝瓜面疙瘩螺螺汤,更不会忘记就着青椒炒鸡蛋,喝上一瓶光明或三泰啤酒的清爽。贫瘠的植物年代,素食主义的记忆,是所有父母菜园子的描绘。
  季节不同,菜园子长出了口味迥异的果蔬。时光荏苒,菜园子连结着父母对儿女永恒不变的爱。从故土回城,父母都要大包小袋地装上各式各样的果蔬给我们,那时的车里韭菜大蒜的味儿要几天才能散去。如今,父母过世多年,原来的菜园子已经长满了桂花树,只有那再也闻不到的大蒜韭菜味儿久久地、满满地萦绕在心间。
  一季季的瓜果菜疏,一季季的声色观览,一季季的生活过往,父母的菜园子就是家的羁绊,情的挂念。留恋故土,除却桃红柳绿,就是那块丰盛的菜园子。难忘家乡,就是难舍在菜园子里忙碌的那些亲人。我们每个人在心头都有这样一个菜园子,那里有已然泯去的亲恩,更有不断长成的希望,好好珍惜,悉心耕耘!(范选华)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