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之学者贵知新

作者:     点击:745    发布时间:2018-07-11
    张家春、张建中父子编著的《论语新读》一书,去年年底正式出版了。从2007年着手撰稿至今,可谓“十年磨一剑”。今年新春,蒙张老先生赠书,使我得以一见心血之作,甚为叹服。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张氏父子就是古之学者,他们编著此书,都源自他们对《论语》,对传统文化的热情,他们本着“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愿望,将自己学修的心得分享出来,从而成就此书。
    张家春老先生是受私塾教育启蒙的一代人,自小就将《三字经》《论语》等典籍熟读成诵,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对《论语》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但是《论语》是语录体,东一句、西一句,介于有序与无序之间。为了方便学习,张老大胆设想,如果把《论语》打散,重新进行分类、编排,把语录集中起来分析、梳理,必能更系统地理解孔子思想——这就是《论语新读》的核心构想。
    张建中先生“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接受过现代教育的训练。在张老先生着手编纂《论语新读》时,张先生提供了很多帮助。初期,张先生搜集了大量的历史书籍,光电子版的书籍就多达100多个G;中后期,张先生参与了部分章节的组稿工作,并完成了的统稿。
    《论语》二十章,六百多则,每一句都如珍珠一般,但这些珍珠是散落在玉盘中的。张氏父子“温故而知新”,用新思路、新方法,将《论语》打散重组,相当于把珍珠穿成串,编成网,既纲举目张,又交相辉映——《论语新读》也就是给《论语》赋予新的活力。
《论语新读》按照主题,将《论语》重组为《学教篇》《政论篇》《孝道礼乐篇》《圣贤君子篇》《仁德篇》《人物品评篇》《处世篇》《孔子篇》《弟子篇》九个大类,某些大类之下,又分若干小类。全篇广征博引,详加注释,立足于普及教育,兼顾学术研究。
    《论语新读》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两个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获得指导,在引用史料时略加评述申明立场。比如在介绍公冶长时,全文收录了皇侃《论语义疏》引用《论释》中介绍公冶长会鸟语的故事,然后评述如下:“公冶长能识鸟语,颜回能辨鸟音,是否也是异能呢?恐怕不可信,姑以记之。” 
    《论语新读》的编辑工作极为细致,张氏父子是编者,但首先是读者。他们编书之时,一直考虑如何方便读书,所以很多地方做得非常贴心。比如说,书末的《论语原文索引》,将《论语》全文录出,并标注每一则内容对应的篇章,以方便读者查阅。
    说一句,《论语新读》应该算作软精装,书脊采用锁线装,这在胶背装横行的当代,也算是良心之献了。(徐梵筂)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