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情深四十载

作者:     点击:617    发布时间:2017-06-20
一往情深四十载
——悼念老同学范国强
    一位老同学走了,走在北京仲秋的一个血色黄昏。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六点三十八分,我的老同学范国强乘着金色的秋风,踏着绚丽的晚霞,随着缓缓而下的夕阳,返回了天国。
   我们无需悲伤,需要的是更多的祝福。既然人生是一个来回,那今天的去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生呢?因此,我为国强的华丽转身而祝福,祝福他在天国里快乐安康。
    我之所以发出这样的祝福,只是因为自国强今年1 月份查出肺癌以来,虽然只有短短的7 个多月的时间,却经受了难以忍受的折磨,还是不顾亲人的挽留,匆匆地独自离去,去了他将要久居的地方。
   国强的爱人霍静告诉我这个噩耗时,一时间竟无语凝噎!国强癌症确诊时已是不能动手术的晚期,并且已有癌细胞扩散转移,这虽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但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在化疗期间,他总是那么地勇敢、坚强和乐观,对生命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和渴望,让我佩服不已又难过至极。今年5月份,他们夫妻俩回到扬中,我见国强精神挺好,还约了几个好朋友在一起热闹了一番。吃饭时,我心底里一直在默默地祈祷能有奇迹出现,却没料到这却是和国强的诀别。
    我和国强是兴隆中学七二届的高中同学。他家和我家虽然分居两个公社,但处于两社交界,实属是邻村。且我们是本家同辈,他比我小一岁,所以我与他一直以兄弟相称。他从他家所在的油坊公社虹桥大队到兴隆中学读书,我家居场边的一条小道是他的必经之路。因此,我经常是吃好早饭后等他来,有时他来得早,就等我吃好然后一起走。当年有同学曾这样夸赞我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1973年春天,是我们刚刚走上社会参加劳动生产感受痛苦的时候,但国强却迎来一个非常难得的好机遇,中共中央办公厅机关事务管理局来扬中招收人民大会堂服务员。国强有幸满足应招条件,被光荣录取了。记得到县里集中的那天我送他到县城默默握手告别时,两人眼里都涌满了难分难舍的热泪。
    能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当服务员,到伟大毛主席的身边去工作,这是多么令我和同学羡慕不已啊!对学校老师来说,也感到是一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
    国强到人民大会堂工作后不久,由于表现较好,被调到机电处工作。这机电处的工作极为重要,因为人民大会堂是中央召开两会,举行重要活动,以及接待贵宾的重要场所。国强生前留下了一段非常珍贵的视频,那是央视新闻频道《两会进行时》对他的采访。看了那段视频才知道,要保证大会堂的温度、灯光、声音、电梯等等的一切机电设备的运转,其责任之大是不言而喻的。试想,如果两会中,或者两国领导人相见约谈时,设备突然出了故障,那将会形成怎样的一种政治影响。
    国强在人民大会堂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据说当年镇江地区与他一起去的五个人,后来只有他一个人坚持留在了人民大会堂。当然,大家也明白,那个地方也不是你想留就留的地方。它需要对党的忠诚,对事业的挚爱,更需要一个高尚的人品。他把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全部奉献给了革命事业,虽然一生没有得到多少物质财富,但是他留下了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以及后来几代领导人见大会堂工作人员的合影,我想这是一笔值得珍惜的宝贵财富,也是一般人不可能享有的重要家承。
    一个爱党,爱祖国的人,也永远爱他的家乡。国强调入机电处工作不久,正逢大会堂修缮改造,需要大量的电器桥架,他立即想到了有着“桥架之乡”美誉的家乡,把几百万的业务介绍给了家乡一家电气企业,他却没要一分钱的业务费。有人不理解,国强却淡淡地笑着说,支持家乡建设吗,谈什么业务费?2008 年10月18日,扬中发展促进会成立前夕,筹备组在北京行政学院召开“扬中籍人士座谈会”,国强积极参加,并就对如何成立北京分会,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扬中发展促进会北京分会成立时,国强积极协助,做了大量的筹备工作。
    刚逾花甲之年,溘然长逝,感觉走得早了点。国强,你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生前的你是多么的朴实无华,平易近人和谦虚谨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正直无私的高尚人格和品质;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音容笑貌。
    绵绵的秋雨下个不停,呜咽的秋风痛切悲鸣,仿佛是在给你唱那首平时你不喜欢的那首歌,“你听啊,有人在唱,那首你的歌谣啊,尘世间,多少繁芜,从此不必再牵挂……”天国很美,静静幽幽,时光不老,尽情享受,所以去了天国的人没有一个人想回来能回来的。我想,那也好,既去之,则安之吧。
    无声的泪水,在这痛彻心肺的时刻流淌,默默地,为你做的哀悼;在这仲秋的深夜里,静静地,为你做的道别。(范继平)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