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岛文缘

作者:     点击:645    发布时间:2015-04-03

绿 岛 文 缘

——《穿越故乡》书序

从维熙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人生的多少感叹和惊奇,都被雕刻在时光的波影之中,但我至今难以忘却那次令人心跳的长江绿岛之行。之所以让我无法忘却,长江浩瀚千里,中华多座美丽之城,都矗立于江水两岸;但水中之城扬中市却是被长江揽于怀抱的江心之城。滔滔江水从其两边飞流而过,似在保护着这个水中的娇子。记得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之初,我与文坛的前辈人雷加、冯亦代、黄宗英;以及文坛的同辈人赵大年、高桦、章仲锷以及晚辈女作家陈染、徐坤等人,应邀登上这个江心绿岛时,心绪顿时沸腾到了。黄宗英大姐说:“哟!活这么大,还不知道这个扬子江心有一座美丽的水城呢,她多像水中的一只绿舟,正在搏浪驶向大海呢!”

   当我沉浸于兴奋之际,第二件让我惊异的事发生了。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会在这座水中之城,演绎了一次古代文人苏东坡 “冒死吃河豚”的故事——其故事的导演就是此书的作者范继平。他落生在这座绿岛上,时任扬中的文联主席,至今我还记得他请我吃河豚时与我开的玩笑:“从老师,你知道我们这儿盛产一种美食吗,它名字叫河豚!”我说:“知道,河豚虽然极其鲜美好吃,但其体内含有毒腺毒汁,因而留下苏东坡“冒死吃河豚”之文苑的千古佳话。”他压低声音对我耳语道:“那就让老师们在扬中开开荤,学一回苏东坡咋样?”此事我个人没有什么犹豫——因为近二十年的“大墙”生活,已经让我这个九死一生的人无所畏惧;但此次来扬中访问的有年长的文艺前辈,而我又是带队来这儿出访的团长;万一出了点事儿怎么办?经过慎重考虑并征求了前辈人的意见,年老的就免了这次河豚的美食——我和陈染、徐坤三人,坐到了继平家的餐桌之上,演绎了一场勇吃河豚的文坛佳话。

   这是十九年前的一九九五年,我与继平初识的一段往事。记得,当时我曾问他,有什么作品问世没有?他说他刚刚笔触文苑,拿不出什么作品让我们过目。让我没有料到的是,当二零一四年之炎夏,他得知我在杭州创作之家休养时,竟然从扬中开车到杭州看望我并带来一些他的作品让我过目,算是他对我当年的回答。让我心灵深感不安的是,他从扬中开车到杭州就需三个小时,偏偏他来杭州那天,正逢杭州对外地车辆限行,因而他等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入夜才得以进入杭州,待他到达我入住创作之家时,夜已深沉我正在解衣上床。待我和他握手的瞬间,不仅他的笑声爽朗如初,眉宇之间依然是一副年轻人的模样。他告诉我所以开车到杭州来看望我,目的有二:一、当年我曾关切地询及他的创作,今天他送来他出版过的书以及即将出版的文稿,算作对我的一个回答;二、想接在这里休养的作家们,去看看江心美丽的扬中城,再学一次苏东坡品尝一回长江的河豚,以壮老作家们的身心。

   我被他的真情感动了。告诉他去扬中观景食河豚之事不能成行,因为来这儿休养的都是七、八十岁行动不便的老人;留下的书稿,我一定仔细阅读。因此时已近午夜,想留他在创作之家过夜;但这个性情中人,说他在杭州有下榻之处,便匆匆与我告别而去。继平的一片挚情,使我无法入睡——尽管白天我去钱塘江观潮已然十分疲惫,但继平的人世间真情让我无法入眠,索性在灯下观看起他的书稿,直到百鸟啼叫的黎明。

   出于对乡土的眷恋,他的作品多数是写他的故乡扬中的。从文字中不仅可以看到这个生于长江水乡对江水和泥土的依恋,还可以抚摸到这座江中之城,进入改革年代之后的巨变。由于他也是扬中孕生的胎儿,因而他的文字本身就带有长江的浩瀚之气。如已经出版的散文集《小河的眷恋》、《寸草春晖》,以及小说集《危墙》、长篇小说《水上家园》、长篇报告文学《他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等作品,几乎每部作品都与生他养他的这片美丽水土有关——地域文化对于人文的雕塑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中国每一个作家的作品,都带有浓浓的乡韵和乡情——继平的作品中,崇敬乡土之弦音,再次论证了这一放之四海而皆准文学定律。

   但他即将出版的这部《穿越故乡》散文随笔集,开始将文学视野转向了世界,其中有行走澳洲、美洲留下的文墨。这也是一个文学工作者的必然——因为世界经纬之中蕴藏着与中国相异的人文因子。一个勇于探索的作家,理应不断向地球的深处钻探,以攀登文学的珠峰。行文至此,我不禁忆起我们初到扬中时,黄宗英大姐那几句对扬中的感叹赞美之词——我想。继平就是江中的那叶绿舟,正在奋力地驶向文学的大海。

   序文忌长,就此住笔。祝愿继平以笔为桨,勇往直前。

           (从维熙 作家 原中国作家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此文发表于2015年1月15日上海解放日报)

扬中发展促进会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苏ICP备10208812号-2 技术支持:江苏优度软件